????“小绝,我回来了!”

????电话里传来陌生的女声,他很肯定自己没听过这样的声音,但是声调,说话停顿的方式恐怕是到了他消亡的那一刻都不会忘记。

????他握着电话的手都在轻微颤抖,几乎下一秒就要控制不住自己出现在她的面前。

????但是理智尚存,看了一眼对面西方死神好奇且八卦的双眼,硬生生的压制住了内心的渴望。

????“嗯。”

????相处了那么久,她怎么会不了解他,“不方便说话。”

????“嗯。”

????“我需要你的粉空之泪,参加今天晚上影美节。”

????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参加影美节,“好。”

????“等一下将地址发给你。”

????“嗯,晚点我们见,好吗?”

????“好。”

????第五绝挂断电话以后,然后便给方圆圆发了一条微信,将粉空之泪送到下面这个地址,签收人:郁暖,顺便查一下郁暖这个人,急用。

????方圆圆:兄弟,你确定是粉空之泪吗?

????第五绝发送完短信就没再看手机,而是将冰冷的视线定格在达纳托斯的身上,“你又来找我做什么?”

????达纳托斯故作潇洒的吹了吹额前的碎发,“当然是为了我们东西方的建交,怎么样?感动吗?”

????“嗯,我们之间的建交不必维持,你可以回了。”

????达纳托斯眨了眨眼,很确定自己没听错,“小绝绝,你越来越不懂我的幽默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