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王小说网 > 龙抬头 > 1795 叶良和周晴
宁公子口中的“师父”当然就是我了,他也只拜过我这一个师父。

?其实我不该出现的,我实在不想和他们打交道了,而且我要露面的话,魏子贤就知道我还活着,而且来米国了,消息肯定会传到魏老的耳朵里。

?魏老会怎么看待这件事情,我是真不知道。

?但我不出现不行,再不出现的话,美女荷官就要被魏子贤拖走了,这可是我们场子里的人啊,我们都不能保证她的安全,那还开什么赌场呢?

?我不能只管自己的安全,置一个女孩子的安危于不顾吧?

?所以我还是毅然决然地来了。

?当我出现以后,美女荷官、魏子贤、五爷都愣住了,尤其是魏子贤,就像见了鬼似的,直勾勾地瞪着我。

?“张……张龙?!”魏子贤失声叫了出来。

?“对啊,是我。”我沉沉地道:“魏公子,好久不见啊!”

?“你……你怎么还活着?!”魏子贤愈发地不可思议了。

?“对啊,我还活着。”我继续说:“我的仇还没报,哪能那么轻易死了?”

?看到我,魏子贤显然有些慌张,立刻冲身边的五爷说道:“这个人是华夏的通缉犯,而且实力非常的强,快去把你们老大叫来,将他抓住交给我爷爷,肯定重重有赏!”

?五爷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,面色有些尴尬地说:“这个……这个就是我们老大。”

?“什么?!”魏子贤显然更吃惊了:“你们……你们竟然让张龙做老大了?我的天啊,你们不知道他的底细吧,他可是个通缉犯啊,赶紧通知陈近南,就说是我说的,快把张龙抓住!”

?五爷仍旧非常尴尬地说:“我们南哥最近不在,联系不上……”

?“那就听我命令,立刻把他给我抓住!”

?“这个……”

?五爷看看魏子贤,又看看我,显然更尴尬了。

?“魏公子,别做梦了。”我说:“这是海外,不是华夏,你的话也没那么好使。行了,赶紧放了那个姑娘,彻底离开拉斯维加斯,我就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!”

?魏子贤当然咬牙切齿:“你算什么东西,凭什么让我离开拉斯维加斯?”

?“你滚不滚?”我的目光变得冰冷起来,强烈的杀气也散发出去。

?五爷立刻急匆匆来到我的身前,低声对我说道:“龙哥,不能动手啊,他是魏老的亲孙子……”

?“我管他是亲孙子还是干孙子,在我这里闹事就是不行!”我一边说,一边解下腰带,“魏公子,别怪我没提醒你,你应该还认识这是谁的皮带吧?”

?魏子贤的眼睛一下就瞪大了。

?这是魏老交给我的皮带,当初魏老给了我这个权力,说是魏子贤不听话了,随时可以抽他。

?我从东洋到华夏,再从华夏到米国,皮带一直系在腰上,没有还给魏老。

?“张龙,你还用这玩意儿吓唬我?”魏子贤咬牙切齿地说:“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逃出来的,但你是华夏的通缉犯,早没有这个资格了!”

?“有没有这个资格,可不是你说了算的!”

?我手一挥,皮带“飕”的一声甩过去,狠狠抽在魏子贤的胳膊上,魏子贤“嗷”的一声惨叫,立刻放开了美女荷官,那个姑娘也够机灵,立刻窜过来躲在了我的身后。

?“张龙,你敢……”

?“啪!”

?我又把皮带狠狠甩了过去,这次没再留情,直接抽在魏子贤的脸上。

?又是“嗷”的一声惨叫,魏子贤那张白嫩如玉的脸上多出一道血痕,他一边往后面退,一边大声叫道:“张龙,你简直是疯了,你竟然敢打我……”

?他越是这么说,我就越是抽的更狠,算是把对魏老的怨恨,也都发泄在了他的身上。

?啪啪啪!

?啪啪啪!

?连续好几下甩过去,分别抽在魏子贤的胳膊上、脊背上、大腿上,魏子贤“嗷嗷嗷”地叫着,一边叫一边跑,我则穷追不舍,继续抽打着他。

?“你以为这里是华夏吗,你以为哪里都由得你撒野吗,魏老没时间管教你,我就好好地管教你!”

?我一口气抽了十多下出去,魏子贤身上已经伤痕累累,我还要继续抽,一个人突然奔了过来,是宁公子,他抓着我的胳膊说道:“师父,你别再打了!”

?我看了宁公子一眼,发现他的眼圈已经发红,他当然不是因为心疼魏子贤,而是因为太久没见我了。

auzw.com?对宁公子,其实我的心里有些愧疚,无论是我还是程依依,其实都利用过他。

?宁公子对我们也算没得说了。

?宁公子一求情,我的心也有点软了,没有继续再抽。

?与此同时,魏子贤已经奔出了牡丹苑,还在大声喊着:“张龙,你等着吧,我不会放过你的……”

?真是搞笑,他以为这里是华夏呢,想怎么整我就怎么整我?

?我根本就没当回事。

?宁公子抓着我的胳膊,仍旧眼圈发红地说:“师父,您怎么来这里啦?”

?我则冷冷地道:“和你没有什么关系!”

?自从发生南王等人的事情后,我对这些权贵家族真没什么好感,他们只会利用我们,利用完了一脚踢开,过河拆桥也就算了,关键是还卸磨杀驴!

?宁公子无话可说,只能说了一句:“师父,那你好自为之,我们就先走了!”

?说完,宁公子也朝门外奔去,那些保镖也都紧紧跟上,和魏子贤一起消失了。

?这些人一走,现场立刻响起了一片欢呼声,魏子贤在的时候,他们什么都不敢说,但不代表他们心中没有怒火,此时此刻终于可以彻底宣泄出来。

?五爷却忧心忡忡地来到我身边:“龙哥,就这么打了魏公子,魏老会不会一怒之下……”

?以魏老在世界上的地位,要是真的发了脾气,我们肯定没有好果子吃。

?“不会。”我很坚定地说:“放心吧,魏老要是知道这件事情,只会再狠狠地抽他一顿。”

?我不担心魏老会因为魏子贤的事报复我,但他知道我在米国以后,不知道会怎么样。

?但是打都打了,我也没有办法。

?我又走到那名美女荷官的身前,问她怎么样了,有没有事?

?美女荷官的脸也很嫩,魏子贤的巴掌印到现在也没消下去,但美女荷官依旧一脸感激涕零的样子,对我说道:“龙哥,谢谢你了!”

?“没事。”我说:“你在洪社的场子工作,我们就一定会保证你的安全,不管来的是人是鬼,都休想碰你一根手指头!”

?可想而知,我这番话当然又获得了满堂彩,大家拼命地欢呼、鼓掌,为我这样的老大感到骄傲。

?等到现场慢慢安静下来,我才继续说道:“好了,没事了,大家继续玩吧,别因为这点小事影响了大伙的兴致!”

?现场重新变得热闹起来,玩老虎机的,玩骰子的,玩牌的,样样都有。

?我也松了口气,准备回办公室去了。

?相比魏子贤和魏老,我更忧心的是陈近南,这都第九天了,仍旧一点消息都没,到底怎么回事,不会是出什么意外了吧。

?我正往前走着,身边突然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掌声,接着有人说道:“可以啊张龙,没想到你越来越威风了!”

?又是一个很熟悉的声音。

?我很诧异地转头看去,就见旁边的老虎机上,一左一右坐着两人,一个男的,一个女的。男的不算帅气,但眉眼间有股特别的狠厉,算是很有男人味的类型了;女的则很漂亮,脸上虽然画着淡妆,但也显得超凡脱俗。

?我可太熟悉他们了,熟悉到差点惊叫出来,竟然也是叶良和周晴!

?上次我们在齐鲁大地上分别,说好了老死不相往来,竟然又在这撞见了,世界也太小了。

?“你们……怎么怎么在这?”看到他俩,我当然是瞠目结舌,同时警惕起来。

?之前在齐鲁大地,我们曾经合作一起干掉向大力,但不代表我们之间就是朋友了,就连叶良自己都说过的,有朝一日还会再来找我们报仇的。

?叶良说道:“你还问我,我还想问你呐,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

?我肯定不能和叶良说实话,便随口道:“我是通缉犯嘛,在华夏没处躲,就来米国了,顺便投靠了洪社,在这里谋了个差事。”

365bet官网体育游戏?“我靠,做了洪社拉斯维加斯分会的老大,这叫谋了个差事?你这是一飞冲天好吧……”叶良无奈地摇了摇头,“你小子,怎么总是混得比我好啊,同样都是来到海外,怎么我就还是这么落魄,想找你报仇都没得机会了……”

?其实叶良也不差的,之前做酒中仙的徒弟,后来做向大力的徒弟,无论在哪也是人中龙凤,可惜老跟我们作对,落到这步也是活该。

?我对叶良没什么好感,毕竟我们打过太多次了,但是上次一起对付向大力,还算是有点交情吧,我便问他:“你是怎么来到这的?”

?叶良叹着气说:“我和你一样啊,咱俩都是通缉犯么,每天都是躲来躲去,日子过得别提多憋屈了。后来,周晴患病死了以后,我在国内呆着也没什么意思,就一个人四处游荡,最后就到米国来了!”

?什么,周晴患病死了?!

?我看着坐在叶良身边,一脸恬静笑容的周晴,当然目瞪口呆、瞠目结舌!

?skbshge